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上车后陆温心的举动更是暴露出她的不虞心情,“白助理,载我去附近的公园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陆小姐。”白宇透过后视镜打量了眼陆温心的神色,莫名觉得她有些疲惫和伤心,推推鼻梁上的眼镜,驱动车子往附近的公园驶去。

    陆温心的吩咐等同于冷安的吩咐。

    若是平时,白宇也不会做什么,但现在,陆温心的情绪明显不正常。

    他需要将这件事情汇报给冷安。

    到了公园,陆温心有意让白宇不用等,先回去,她自己打车回去,可是白宇委婉拒绝。

    陆温心无奈,只好说一会就可以。

    心情烦闷,她是来打算散散心。

    坐到一处的休息椅上,陆温心嗅着四周淡淡的花香,轻轻闭上眸子。

    眉心微微蹙起,思索着如何跟冷安说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清风拂过,四周的菊花纷纷翩翩起舞,在风的吹拂下,一左一右地摆动着。

    那丛丛簇簇的菊花,色彩斑斓,有**、墨菊、龙爪菊……姿态各异,生意盎然,娇媚的花瓣借着阳光闪耀着美丽的光彩;朵朵奇姿异彩的菊花里不时飘出缕缕袭人的清香;那花犹如浪,那香犹如风。

    白宇在车子内透过车窗看着被温暖的阳光笼罩的陆温心,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发送出去,顺便配上一句短信。

    【总裁,陆小姐心情好似不佳。】

    几乎在发送成功的下一秒,一条短信弹出——【地点。】

    见状,白宇迅速的将公园的地点发送出去。

    温心静静的感受着微风拂过,心中的烦躁越来越淡,重归平静。

    一根柳条不知是被风吹拂还是什么,无意中落到她的手中。

    陆温心有一搭没一搭的揪着上面的叶子,口中轻轻喃喃道,“他对陆温文还有些感情,对陆温文没有感情,还有些感情……”

    一直来回循环,柳条上的树叶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陆温心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,没有注意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毁坏树木,罚款百元。”一道低沉磁性的嗓音随着微风拂过。

    陆温心一个激灵,也顾不得什么有感情没感情了,以为是公园的管理人员,下意识的将柳条塞到身后,倏地睁开眼睛急急解释,“不是的,是柳条自己……冷安?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,诧异的嗓音取代慌乱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陆温心问完之后就恨不得狠狠的拍自己的脑袋一下,眼神倏地扫向不远处的车子。

    不用说,肯定是白宇了。

    白宇这个大嘴巴!

    白宇默默的收回视线,假装没有看到陆温心的眼神。

    也不能怪他!他是领总裁的工资的。

    冷安深邃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她,眉头微挑,“再不来我担心会收到公园的罚款通知单。”

    陆温心脸颊上飘上两多红晕,不好意思的轻咳一声,“哪有,我没摘,是柳条自己飞到我手上的,说不定是我太可爱了,大柳树给我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自恋的话厚着脸皮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花见花开?树见树败?”冷安不知从哪里看到这么一句,淡淡的开口。

    陆温心,“……不是树见树败,花见花开倒是,你看。”

    伸手指向四周的菊花,表示自己说的是对的。

    抬手的瞬间,手中的柳条瞬间露出。

 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