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两人经过之后,一名拉着自己妈妈的小女孩清脆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妈妈,妈妈,你看,猪八戒!”

    小手指向的刚好是南宫澈和百里米米。

    百里米米听到这句话,粉唇一弯,忍不住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猪八戒……

    南宫澈嘴角微微一抽显然也听到了。

    有生之年听到有人称呼他猪八戒,这感觉……

    诡异而奇妙。

    南宫澈瞥了身侧罪魁祸首的小丫头一眼,看着她偷笑的神情,忍不住抬手在她的小脑袋上弹了一下。

    小小的惩罚她一下,有许许多多的面具,偏偏要选择猪八戒……

    百里米米感觉到额头上轻微一痛,小脸立刻皱起,轻瞪了一眼身侧的俊逸男人。

    小女孩还拉着自己的妈妈不断的说着,“那猪八戒旁边的姐姐就是他抢来的媳妇了么?”

    小手这次指向的是百里米米。

    话中的意思透露出她看过西游记。

    旁边的女人笑着点头,“对,你指的姐姐应该是旁边那名猪八戒哥哥的女朋友……媳妇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点点头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她将南宫澈弹百里米米的小动作看在眼中,小脸上了立刻浮现出一抹惊慌,小手用力的扯了扯身侧女人的袖子,“妈妈,妈妈,你快看,猪八戒打他的媳妇,我们要不要去救那个姐姐?”

    一句天真无邪的话引来无数路人的笑声。

    南宫澈,“……”

    媳妇是他追来的不是抢来的,更没有家暴。

    被可爱的小女孩用指责的眼神看着,他感觉自己有点像是干了什么罪孽深重的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百里米米放下捂着额头小手,小肩头笑的一抖一抖的,完全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一张小脸憋得通红,像是熟透了的红苹果一般。

    南宫澈,“……”

    注视着身旁笑的不能自已的小丫头,一双桃花眼中划过深深的无奈。

    这丫头……

    年轻的妈妈拉着自己的女儿对着南宫澈透过来一个不好意思的视线,一边解释着一边拉着她离开,“茵茵,猪八戒哥哥不是在打她的媳妇,以后长大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澈双手环抱,停下脚步看着身侧肩头还在不断抖动的小丫头,凉凉的开口,“还没笑够?”

    温润的语气中有着几分小无奈。

    百里米米摇摇头,笑的根本停不下。

    一双水润的眸子露在外面,弯成月牙的弧度。

    浓密微卷的睫毛上沾染着点点水汽,明显是笑出了眼泪。

    南宫澈,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能拿这丫头怎么办?

    百里米米笑了好一会才收敛起脸上的笑容。

    抬起小手拍了拍小脸,她感觉自己的脸颊都笑的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灵动狡黠的眸子眨了眨,她笑眯眯的说道,“猪八戒哥哥,你什么时候送我回高老庄?把我抢来还打我,嘤嘤嘤。”

    双手握成小拳头,放在眸子前做出一副伤心的模样。

    南宫澈俊逸的脸黑了黑,忍不住咬牙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是跟谁学的!”

    这演戏分分钟戏精上身。

    百里米米放下小手,小脸上没有一丝伤心的意味,粉唇扬着浅浅的弧度。

    黑白分明的眸子轻眨,她笑眯眯的说出一句让南宫澈噎住的话,“当然是跟你啊……”

&nbs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